一个香蕉样的app

神户市。

sk“公司”会议大厅中,一众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汉子正于长条形的会议桌左右两旁端坐着等待着他们的“大佬”来向他们训话,并召开每月一度的公司例会。

或许是因为等的时间太长,渐渐地,原本端坐着一动不动的众人此刻或多或少的都已开始有了一些小动作。或是鼻子痒痒了用手去挠挠,或是用袖口去擦拭掉额头上流下的冷汗。终于,终于有人开始耐不住寂寞,偏过头去跟身旁的人说话了。

那是一个高高壮壮的家伙。他有多高?这么说吧,就是坐着他也比别人至少高出了半个头。而他有多壮呢?这么说吧,那穿在别人身上也很许宽松的像长袍一样的西装,可要是穿在他的身上,却就好像变得那么的紧绷了。

“每月例会,老板从不迟到,可今天怎么……”

“小点声,当心叫别人听见,背后去跟老板打你的小报告。”

话音未落,会议厅大门处便传来了一声:“总裁到!”接着,在场的众人便急忙整齐地从座位上站起了来,并同时弯下了他们平日里那高贵而又不屈的腰。

此时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男式和服,脸戴一副纯白面具的男人在一众保镖的陪同下进入了会议厅。而在他的身旁,还跟随了一个身着冬季运动套装且戴着墨镜跟口罩的女人。

“诸位都请入坐吧。”

说着,他即在主座坐下,同时取出口袋中的还未开封的香烟跟打火机放在了面前的桌上。而那个女人,则就站在她的左手旁。保镖们则背着手,分别站在了每一个前来参加会议的“理事”们的座位后方。

“渡边会长,”面具男对坐在自己右手顺数第一个座位上的人说,“说一下上个月你们地盘里各大店铺的营业情况,我听着。”

渡边站起身,冲他一鞠躬道:“是!老板!”

粉艳台湾辣妹清新迷人

接着,他便把近一个月来的sk公司旗下的歌舞厅、弹珠店、酒吧、赌场、风俗店的营业情况分别念给了坐在主座上的面具男。在这同时,面具男身旁的好像秘书一样的女人也正低着头认真的记录着本次会议中的重要信息。

“上个月的营业额比起上上个月居然上升了有百分之二十这么多吗,还真是不错呢。”

渡边低着头,不敢直视主座上面具男的眼睛。笑着,一脸谄媚的说:“托老板的福,这个月一定会比上个月赚的还要多。”

“我是否可以把这当做是一个‘军令状’呢?”面具男笑了笑,说。

不知为何,那件和服穿在他的身上极为合身,也不知是该夸做衣服的裁缝手艺好,还是夸他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可就是这样一个身材好到穿什么都合身的男人,说话的声音却与他的身材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从他那双白净且没有一点皱纹,完美的可以去当手模的手来看,他明明应该还很年轻才对,可是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却是那么的苍老。

“这……”

见渡边有些为难的样子,面具男身旁的女人即笑着对他说道:

“总裁问你,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你只管明明白白回话就是。”

“是,”渡边冲她微微鞠了一躬,抬目望了老板一眼,道:“既是老板吩咐了,我sk全体成员必定尽力做到最好,这个月的营业额,一定会比上个月还要再高出几个百分点!”

“可千万不要勉强哦。”

“一点也不勉强!”

“好,那下个月的这个时候,我可要再来听你的月度营业报告。”说着,他站起身,打开桌上的香烟递给了渡边:“我还急着有点事要忙,就不多留了,今这会就开到这吧,这盒香烟,你待会给大伙分一分。”说完,他将打火机装回兜里便走了。

……

“呼……快,开车回大阪。趁她午觉睡醒之前,咱们得抓紧时间赶回去。”车上? 他边系着安全带? 边对身旁驾驶座上的女人说。

“总裁刚才在上面,好像连每次会议结束时都一定会说的话都忘了说了呢。”

“是吗,我真的忘了说了吗……呵,不过忘了就忘了吧? 那种事情就算偶尔忘记一次,也是无伤大雅的嘛。”

“无伤大雅?这可真不像总裁你会说出来的话呢。”

“是不像。”他说,“可是用‘习惯’去看我其实不对的,因为变化莫测的我才是我。关于这一点你应该比那些流氓要清楚才对。”

“要先在外面绕几个圈然后再大阪吗?还有……总裁您的声音,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换回来了呢?”她一边摘下脸上的口罩,一边问身旁的总裁道。口罩摘下,原来这个身穿冬季运动套装的女人就是李氏集团总裁李耀之的私人大秘——高木直子小姐!

如果她是高木,那么副驾驶座上的面具男人是!?

“说的对哦,咳咳,”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道:“绕圈子就不必了,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跟踪的。”说着,他的心头泛起了一丝倦意,打了打哈欠道:“对了对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得趁我还记得的时候赶紧把它跟你提一提,不然待会我打个盹之后就又给忘了。”

“这么容易忘,看来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你说得对,的确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过该提还是得提,毕竟我已经答应人家了。”

“那您就说来听听吧。”

“额……就是那个……”他挠了挠头,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我记得好像是前两天在东京的时候我答应了明菜一件什么事来着。嗯嗯……你别急,让我先回忆回忆,我突然好像又有些想不大起来了。”

“那您先回忆着吧,我这就开车带您回大阪,等您路上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您就叫我一声。”

“不用路上了……”李公子笑着叹了一口气,道,“我好像现在就想起来了。”

“您可别跟刚才一样,刚想起来,还没说出口呢就又给忘了。”

“蒲池,对,就是蒲池!”

“蒲池怎么了,怎么您那事是跟蒲池有关吗?”

李公子一拍大腿,道:

“黄金时段电视剧女主角,主题曲演唱,外加两个一千万日元价位的广告位做宣传,对!就是这个!我终于想起来了!”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她不敢相信地说,“我要没记错,三年前让狗仔队拍她在酒吧的照片,叫杂志社写稿子黑她,还有在社交软件上给她安排负面新闻这些不都是总裁您的意思吗?既然如此,为什么总裁现在又要给她这么多的资源呢。如果说自己整自己公司里的艺人是一件很不合情理的事情,那整完之后又再花钱去捧她,这岂不是一件更不合理的事了吗?”

“虽然我很想霸道的说一句我的命令是用来执行而不是用来讨论的这样话来终结这个话题。可是我知道,以你的性格来说,如果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我会这么做的话,今天晚上你一定会失眠的对吧?”

“没关系,如果总裁不想说那我们就选择用更霸道一点的方式来结束这个话题。我会多吃两粒安眠药,听着安眠曲,数着羊来让自己睡着的。”

她这可不是绿茶,欲擒故纵故意想让总裁为难;只不过这就是她的心里话,她只是毫不隐瞒地将自己心里所想的话全部说出来了罢了。

李公子笑了笑道:“安眠药这种东西还是少吃点好。好吧,既然你在我面前总是这样的坦诚直率,那我有什么话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其实老实说我的确是不喜欢蒲池没错啦……可是明菜亲口向我求情,我又总不好不答应她是吧?人生啊,这就是人生吗。在‘爱我所爱’和‘恨我所恨’之间,果然就只能够选择一样,而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所谓鱼跟熊掌不能兼得,我想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总裁如果真的那么讨厌那个蒲池,我倒是可以帮您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既让蒲池翻不了红,又叫明菜小姐没有话说。”

“哦哦哦哦!”当听到高木的话后,他当即激动的大叫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到:“快说快说,到底是什么办法!”

高木微微一笑,道:

“女主角可以给她演,但是剧本嘛,可就要由总裁您来定了。像之前我们捧红保奈美小姐的东爱,跟之后我们准备拍摄的悠长假期和一吻定情这样的好剧本当然不能给她。记得之前她在演完倚天中的‘芷若’之后不是不光没有收获外界预想中的大批的粉丝,还因为在剧中刺了总裁您一剑跟打伤明菜小姐所饰演的郡主而被总裁跟夫人的粉丝们追着在社交账号上骂了好长一段时间吗。这次我们就一样选一部武侠小说改编的剧本给她拍,并且一样给她安排一个仅仅只是名义上的女主角的角色,让她跟新晋最佳男演员伊达搭戏,饰演笑傲里的圣女盈盈的角色,如此……”

“盈盈?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女主角啊。”他插嘴道,“我还以为你要让她演灵珊呢。”

“总裁,您先听我把话说完嘛。且不管我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可总裁您想要是我们真只让蒲池演一个灵珊的角色的话,夫人那边不就该说总裁您不守信用了吗。”

“那你说你打算怎么办,这次我不打断你了,你一口气把话说完吧别卖关子。”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她说,“我们可以稍微对笑傲这部戏的剧本进行一些改编。我们可以让东方教主从一个男人变成女人,并且给她加戏,而且是越多越好!伊达不是下礼拜就要跟中山小姐结婚了吗,这些年小中山拍了几部戏,名气跟粉丝也都积攒的差不多了,所以我想这次转性后的东方教主的角色就由她来是再适合不过的了。我们到时候可以先扬后抑,先给令狐少侠跟东方教主多加一些对手戏,让他们之间暗生情愫,接着让蒲池来个第三者插足,最后东方姑娘为了救蒲池所饰演的盈盈死了,伊达跟蒲池在一起了。这样一来,我想到时候蒲池挨的骂应该不会比之前演芷若的时候要少到哪里去吧?”

“这个……也叫‘稍微’修改了一点剧本么?你这简直就是在同人魔改嘛,不过我很喜欢,就这么定了!”

“呵呵。”高木轻轻一笑,接着说道,“还没完呢,总裁。剧本的事完了,接下来还有主题曲呢。”

“主题曲上你还想怎么搞事情,难不成还能给她加个dj伴奏啊?”

“那倒不必。”她说,“主题曲我们分成男女两版,男版让伊达来唱,女版让蒲池来唱。至于片尾曲嘛,就交给小忍小姐了,尤其是在大结局,我们可以让伊达跟小忍小姐一起唱片尾曲。至于那两千万广告位得宣传嘛,明菜小姐也没说,总裁也没答应一定就只是用于给蒲池一个人的广告宣传啊~我们到时候大可把这两千万用于给整部电视剧的宣传,在广告上多放上几个人嘛。”

“你好坏啊,直子。”

“只要能帮总裁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坏不坏的我都不在乎的。”

“好,那就全照你说的去安排吧。我真是等不及想要早点看到这部戏在tv跟视频软件上上映播放了。”

“那我这几天就把这事支会娱乐公司那边一声,让他们尽快安排导演编剧选好角色,争取这个月之内就开机。”

“都说玩物丧志玩人丧德,直子你看,我现在这样算不算是在玩人呢?”

“不是‘我’,应该是我们才对。”她说,“这个两全其美的主意可是我帮总裁想的,因此就算这么做真的有什么不对,那也该让我陪着您一起承担起这个错误呀。”

“不,直子,这事跟你没关系。”他说,“因为就算你不帮我出主意,我自己用不了多久也能想出一个主意来,所以呀就算是有什么罪过,也都还是让我一个人担起来好了。我对我的决定不后悔,以前,现在,从来都不。更不害怕什么报应。”

……

xiazaitxt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