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系列视频要看tv

一道熟悉的脸庞出现,林月阳激动的不能自已,连忙走上前去,对方快他一步,袭身过来。也许是久别的那股冲动,让她忍不住就想把林月阳揽入怀中,临至身前,她还是忍住了。

“林兄弟,真的是你?”眼角划过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流至颌下。她伸手抚摸林月阳的脸颊,仔细看着,生怕自己认错了人。

“云姐,我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你们都还好吗?”紧紧握着龙云的玉手,望着她那晶莹闪烁的泪眼,林月阳不能自已,激动地问道。

十多年前分别时,龙云还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如今再见面时,她的修为直接越过筑基后期,已经是结丹初期的强者了。如此成长速度,足可见龙兴商行实力之强悍。

“好,好,大家都很好,只是,只是你们,你们是怎么过来的?”龙云又连连点头道。

“此事容我日后再向你慢慢道来,云姐快快有请,我们坐下谈。”说着,林月阳便把龙云请入密室,诸葛巧和司马蓉十分识趣,找了一个人理由告退而去。

刚一坐下,林月阳随手布下隔绝阵法,又从天玄界中取出一盘新鲜灵果,便迫不及待地问龙运道:“云姐,你怎么会来了这里?白儿呢?有没有和你一起来?”

“看来你对我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我和白儿妹妹在一起。你来东隐岛,也是为了去玄冰宗见白儿吧?”使劲咬了一口灵果,龙云略感满意地说道。

“实不相瞒,我们到千岛海的第一站是宝龙岛,我也是在那里的龙兴商行分部,通过对执事的旁敲侧击,才得知云姐加入了玄冰宗。

我们来到东隐岛,就是想借助这里的传送阵前往玄冰宗。不曾想,却因为海族进攻东隐岛,这里的传送阵暂时不对外开放,只能暂时滞留与此了。”林月阳解释道。

“现在的局势依旧比较严峻,听说海族又调派了援军,势要从我们手中重新夺走一两个大型岛屿,和我们长期僵持在这里。所以? 传送阵还要一阵子才会开放。”龙云道。

“无妨? 在哪里都是修炼。先前因为挂念白儿,生怕发生什么意外,我一心想要快点前往玄冰宗。现在好了? 在这里遇到了云姐你,我也就不那么心急了。

青春开心柠檬女孩与她的酸奶

云姐? 这么多年没见白儿,心中甚是想念,还请你给我详细讲讲她在玄冰宗内的生活? 不知白儿现在过的怎么样?到了玄冰宗后? 那个老妖婆有没有为难她?”林月阳问道。

将手中美味的灵果快速吃完? 清理干净粘在手上的灵果汁液后? 龙云说道:“有姐姐罩着,没人敢欺负白儿。那个老妖婆为了将白儿培养成完美的夺舍之身? 也是下了血本。

白儿在老妖婆的精心培养之下,根基被打造的无必牢固,修为也成功突破筑基,如今已是筑基初期。不过因为老妖婆对她看的太严,我和白儿接触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这一次的东阴岛之行,白儿是有机会来的,却被老妖婆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阻止了。可能是担心白儿脱离她的掌控,才不让她离开玄冰宗的。”

“老妖婆不安好心,迟早我要找她算账。”林月阳说道。

“林兄弟,有件事姐姐不得不提醒你。”龙云有道。

“哦!云姐但说无妨。”林月阳心生疑惑,说道。

“这些年,白儿的记忆持续下降,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再与她见面时,白儿还认不认得我了。当初哥哥说,在白儿的夺舍之体被培养成功前把她救下,就不会出问题。

实际上,回到家族后,我们查阅家族收集的大量资料发现,一般人被培养成夺舍之体所需的时间大概为五十年,这个时间还可以人为缩短。

据书中记载,曾经有人只用三十六年就培养成功了夺舍之体。所以,为了预防发生什么无法预知的意外,我们必须在十五年之内把白儿和穆妹妹救出来。”龙云认真地说道。

“什么?涵儿,涵儿她也被那老妖婆抓走种下了摄魂虫?”时隔十一年,终于再一次听到了穆雨涵的消息,但是林月阳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穆雨涵的情况要比林月白更糟糕。

“怎么?当年离开玄月岛之前,哥哥给你的纸鹤传信你没有收到吗?”龙云疑惑道。

当初因为走的匆忙,已经来不及告知林月**体情况,龙玄只能用纸鹤传信把穆雨涵在万花谷手中的消息通知了他,但是林月阳已经封印了纸鹤,根本没有发现。

此时被龙云质问,林月阳连忙取出被他封印了十一年的纸鹤,随手将封印解除,龙玄当初穿信的消息还在,清晰地显示在纸鹤的翅膀上。

“原来是这样,我,我还以为涵儿遭遇了不测,几乎翻遍了整个玄月岛都没能找到,曾经几度心灰意冷。没想到,我竟把这条消息封印了十一年。”林月阳无比自责道。

“好了林兄弟,你现在知道了也不算晚,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她们救出来。白儿的情况还好,可以拖上十五年,但是穆妹妹就不一定了。

我们发现白儿及时,你也为帮她封印了那段记忆,救出白儿后,只需将记忆解封,她就能慢慢恢复过来。可是穆妹妹她可没有人为其封印记忆,她的记忆一直在流失。

虽然哥哥为她求得一粒固魂丹,但也只是能暂时缓解穆妹妹的情况,时间耽误的太久,她有可能忘记一切,再也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龙云接着说道。

“对,涵儿。既然白儿的情况还算好,有十五年的缓冲期,我应该先去万花谷救涵儿,她真的一刻也等不了了。”已经过去了十一年,穆雨涵还能记住多少往事,林月阳不敢去想。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哥哥这些年一直待在万花谷,他会保护好穆妹妹,也会想办法为穆妹妹保留下她的记忆。”龙云又安慰道。

“云姐,多谢你跟龙大哥对兄弟和兄弟家人的照顾,日后你们若有什么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兄弟绝不推辞。”为了穆雨涵和林月白,龙玄兄妹亲自前去保驾护航,林月阳甚是感动。

“你是我们的兄弟,是兄弟就是一家人,穆妹妹和白儿也是我们的家人,为自己的家人做这些,那是理所当然的。”龙云心中一乐,又对林月阳说道。

随后,两人又详相谈了两个多时辰,从生活到修炼,以及当前面临的局势,再到其它的方方面面,他们无话不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时候也不早了,林兄弟,我这就告辞了。日后若有什么事情,记得到玄冰宗分部找我。下去我就通过商行,详细询问哥哥穆妹妹的情况,一有消息就来通知你。”最后,龙云说道。

“期待云姐带来好消息。”林月阳道。

送别龙云后,林月阳又去见了凌云子,将自己神识的恢复情况,以及穆雨涵的消息告诉了他。凌云子连连感慨,要和林月阳一起去救人,不过被林月阳拒绝了。

“师父,这件事就放心交给徒儿吧!徒儿向你保证,一定把我们星雨门的门主安然无恙地带回来。”林月阳对凌云子保证道。

“好,为师相信你,你们都是我们星雨门的未来,十九年后,你们都要安然无恙地回到我身边,谁都不许落下。”拍了拍林月阳的肩膀,凌云子欣慰地说道。

“弟子谨遵师命,一定带门主安然无恙地回来。”林月阳又保证道。

天玄界,拜别了凌云子后,林月阳再次来到了这里。“柳清风”和“百里狂”终于停下了修炼,此时的他们,才算完全适应这具新肉身,成了它们的新主人。

“老兄,如今我们两个算是完全借体还生了,贫僧在这里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当年若非你的帮助,贫僧现在已经是一坯黄土了。”“百里狂”说道。

“哈哈哈!不用那么客气,你不是说要把那个狂妄的小子炼成罗汉傀儡送我吗?老夫对你们西方佛门的罗汉傀儡早有耳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番了。”“柳清风”笑道。

“老兄放心,等那小子出现,贫僧一定让你如愿。”“百里狂”保证道。

“好,好,好,那老夫就拭目以待了。”“柳清风”连说三个“好”字,兴奋道。

这时,只见林月阳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百里狂”见此,先一步走上前来,挑衅道:“好小子,正说你呢!你小子就迫不及待地来送死。

好,既然如此,贫僧就遂了你的愿。今天,贫僧把你炼成罗汉傀儡,让你以另外一种方式获得永生。不用感谢贫僧,贫僧佛号‘伽施’。”

“哼!就算你们以前再怎么强大,如今也只是暂时占据了我两位师兄的身体,最多能发挥出筑基后期的实力,也敢在小爷面前逞能?”林月阳不屑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纵然受到肉身修为的限制,但再怎么说我们曾经也是元婴后期的存在,捏死你一个筑基,就如同捏死一只臭虫一般简单。”“柳清风”冷哼道。

“大言不惭,别忘了,这是在老子的底盘,老子说了算。”林月阳警告道。

“只是一个洞府宝物罢了,又有什么好嚣张的?伽施法僧,给这小子一个痛快吧!老夫还在等你的罗汉傀儡呢!”“柳清风”又道。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竟敢与我们作对,受死吧!”说完,伽施便出手了。

“呵!是我招惹了你们,还是你们招惹了我?大家心知肚明,既然想动手,小爷就给你们一个痛快。”林月阳也不示弱,抬手迎击而上。

双方刚一接触,林月阳便借助速度和身法优势,瞬间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绕到了伽施的身后。他手指飞速点过伽施背后三个穴位,在对方回击之前,迅速与他脱离接触。

伽施转身,挥拳而下,拳头停留在半空中,竟然落不下来了。一边观战的“柳清风”暗感不妙,突然偷袭林月阳,却被林月阳顺利避开。

随即,林月阳袭至“柳清风”身前,又一闪身,绕至他的背后。他如法炮制,连续三指点在对方背上的三处穴位,再迅速与其拉开距离,“柳清风”变成了另一个伽施。

随着海王宫大批援军的到来,人族的攻势才逐步减缓,并最终收缩防线,与海族僵持了起来。所以,目前为止,双方势均力敌,都没有征讨对方之意,纷纷将重心放在了秘境上。

只是有传言说双方第一批派遣进入秘境探索的队伍,在进去了十几天后,因为遇到魔族和不明大能的屠杀,损失惨重,被迫从中退缩了出来。

经过一番准备后,双方第二批探索秘境的队伍在几天前又先后进去了。对秘境有所了解的林月阳,深知里面存在的危险,听到这些后,他也只是一笑视之,并未过多关注。

如果不是他们在秘境内对魔族出手,提醒正在厮杀的人族和海族修士们,恐怕他们第一批参与探险的队伍,能逃出生天者,寥寥无几。

天玄界,林月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柳清风和百里狂这里。如今的二人,与一个月前相比,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在实力上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让人感觉如同陌生人一般。

因为有林月阳的交代,虽然发现了二人身上的异常,诸葛巧和司马蓉只能躲在附近关注二人,暗地里为他们抹眼泪,却不敢上前打搅,甚至连一句询问事情的缘故都不敢。

“果然,这些日子,柳师兄和百里师兄的实力进展神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望着眼前正在加紧修炼的“柳清风”和“百里狂”,林月阳满意地说道。

“林师兄,你没发现他们两个变得陌生了许多吗?虽然实力增长迅速,可已经不再是我们认识的柳师兄和百里师兄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诸葛巧眼里浸着泪水,问林月阳道。

“他们确实已经不是原来的柳师兄和百里师兄了,因为现在的他们都是一体双魂。有人要借助他们的身体复活自己,被我发现及时,给动了点手脚。

现在我们的柳师兄和百里师兄,**已经被那两位施展借体还生之术的大能控制。这两个老不死表现的还不错,将两位师兄的肉身改造的如此完美。”林月阳解释道。

随后,只见他手中的白骨法杖突然光芒**,周围所有白骨化作骨屑,在一股奇异的力量下,不断向其汇聚而去,最终变成一个白色骨球,被他收入手中。

再一次眺望远方林月阳所在的那个方向,骨人带着心中的不甘,一个转身,朝另一个方向飞去,而那个方向正是林月阳来时经过的地方,也是他遇到骨人得那座荒凉小岛。

“赵将军,此地阴气极为浓郁,是你们修炼的绝佳圣地,但是我们却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你带鬼兵军团敞开吸收,尽可能地提升实力,我到里面去看看。

这三张符箓你且手下,如遇特殊情况,立马向我靠拢。”另一片阴气浓郁之地,林月阳将凌云子送他保命的三张符箓交给了赵风,并对其交代道。

“公子保重,我们等你回来。”接过符箓后,赵风识趣的没有多问,而是恭敬地回道。

告别了赵风,林月阳一路朝深处行去,没有任何人陪同,唯有他独自一人。此地浓郁的阴气形成了浓雾,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太远的距离,林月阳只能凭借感觉往前走。

半天后,他已深入此地几十里。林月阳感受到脚下泥泞不堪,每行一步,都十分困难,他明白,这是阴气弄遇到了一定程度,已经化成了液态,侵湿了脚下黑色的土壤。

xiazaitxt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